第九十一章 遇刺

Alku / 著投票加入书签

"

沽酒的店家,附近的顾客,对此似乎熟视无睹,也许已经见怪不怪。

白菜瞥过一眼以后,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薄纱遮面的黄衣少女却转过身来,明亮的眼神仿佛能够洞穿白菜的心灵。

黄衣少女放下祭品点心,白菜噔的退后三步,精神绷紧、魂力凝聚。

这般汹涌的精神威压,已经高于多数强者,至少,负责检测的林云,相处一年的周漪,偶尔串班的马小桃,精神威压皆尽低于黄衣少女。

白菜当然见过不少高阶魂师,比如杜维伦、言少哲,日月帝国派去极北之地的那位老者,但是,这三个高阶魂师,前两位,从未用出精神锁定,后一位,精神威压都被言少哲挡住。

然而,薄纱遮面的黄衣少女,转身回望的那一刹那,已经锁定白菜。

直面一位高阶魂师,白菜终于冒出冷汗。

精神锁定这种用法,魂王以下的普通魂师,甚至无从察觉,也许认为对方只是平民,简单瞥上一眼而已。

但是,白菜的第三魂环来自于万年魂兽,而且是顶级血脉的精神系万年魂兽,实际而言,白菜的精神强度比普通魂帝都高出些许。

正是因为这份精神强度,白菜当然能够察觉,黄衣少女的精神锁定是多么恐怖。

某些时候,一无所知似乎比较幸福,可惜,白菜的异样,根本瞒不过黄衣少女。

薄纱遮面的黄衣少女,隔着街道注视白菜,墨绿瞳孔幽暗深邃,仿佛能够吞噬灵魂。

“冰帝救命”

即使并未察觉敌意,白菜依然作出决定,内心当中呼唤冰帝,同时缓慢退至沿街店铺。

精神锁定代表随时能够出手,也许是此刻,也许是下一瞬,透露敌意的那一刹那,呼唤冰帝肯定为时已晚,当然需要提早准备。

精神之海,冰帝瞬间化作人形,碧色浸染四周海水。

外界当中,白菜止住后退步伐,休闲服装遮掩之下,一截骶椎同样浸染碧绿,一道光芒即将破体而出。

外附魂骨·冰碧蝎尾,四十万年凶兽,冰碧帝皇蝎所化而成,作为蝎类,冰帝的绝杀并非双钳或控冰,而是蝎尾,准确来说是尾部尖刺当中蕴涵的至强寒毒。

对峙片刻,黄衣少女也许察觉某些危险,伸手取出一块点心,随后扭头离开,逐渐消失于街道尽头。

黄衣少女彻底消失,白菜委实放松下来,迅速避开附近街道,准备出城。

多半是生灵学院的隐藏强者,白菜庆幸这番谨慎,生灵学院既然隐藏这种强者,曾经放弃的暗中潜入,九成都是自投罗网。

可惜,祸不单行,白菜即将出城之际,城主卫兵倏然封门,开始盘查每一位过路行人。

从未见过这种阵仗,本地居民四处抗议,白菜随手买下一顶草帽,去往酒楼静候消息。

城主卫兵封门以后,出城居民逐渐聚集,白菜抬手压低帽檐,端上杯子开始喝茶。…

后悔和郁闷是浪费时间,逃出贝伦才是正事,这处酒楼接近城门,纵然出现什么破绽,也可创造混乱借机离开。

“封城?”

一位食客格外愤怒,“我的商队即将出发,现在货款已经交割,每晚一天离开贝伦,出售价格都得下降不少,多晚那么几天,还得倒贴进去。”

周围食客随声附和,某位食客出言相劝,“别说商队,探亲都得互相作保,这种情况,底价都得尽快出售,至少回笼一些本钱。”

一位旅者压低声音,“听说,城主卫队正在搜寻什么,封锁城门是迫不得已。”

“不对。”

隔壁食客出声反驳,“今天早上传来消息,城主府邸一阵混乱,似乎是绑架,凶手已经掳走城主,准备混进某支商队乔装出去。”

“绑架城主?”

愤怒食客拍桌谩骂,“简直是畜生!”

周围食客立即响应,矛头对准那名凶手,污言秽语随之而来,上至远祖、下至后代,言语当中异常犀利。

虚惊一场,白菜伸手摘掉草帽,打算静等城门解封。

史莱克监察团固然针对魂师犯罪,却非三国下属,贝伦地区名义属于斗灵帝国,城主遭遇绑架一事,需要交由官方处理,监察团从不干涉。

“据说,绑架城主的那个凶手是邪魂师。”

众位食客义愤填膺,店家随口说道:“凶手作案十分诡异,找不到一丝痕迹,似乎能够制造幻觉。”

酒楼当中迅速安静,恐惧氛围开始蔓延,一位食客首先付账离去,其他食客紧随其后。

白菜同样付账离去,打算联系贝伦家族,秘密出城请求援助。

这名凶手,至少都是魂圣以上,普通魂师根本查不出来,即使能够查得出来,也是送死。

白菜当然清楚凶手——薄纱遮面的黄衣少女。

制造幻觉,所以对此置若罔闻,绑架城主,所以取走祭品点心,修炼邪法,所以修为非比寻常。

贝伦地区的异常情况,多半指邪魂师,但是,言院长似乎还不清楚,邪魂师群体当中藏匿高阶魂师,密谋策划绑架城主,否则,这种任务应当派遣魂斗罗,而非三环魂尊。

片刻以后,白菜抵达某间酒铺,贝伦家族的附属产业,普通商队不可出城,贝伦家族扎根千年,也许能够帮助一二。

邪魂师四处游荡,别说平民,正常魂师都得谨慎行事,何况,这名凶手是魂圣以上,几乎能够毁灭城市。

即将面临这种灾难,置身事外是慢性死亡,精诚合作,方可博取一线生机。

首先出城,其次求援,最后……

白菜倏然惊惧交加,薄纱遮面的黄衣少女,此刻出现于贝伦家族的酒铺前方,似乎已经等候多时。

无暇顾及这间酒铺,缓步退后,白菜迅速改变计划,准备直接去往生灵学院,亮明身份请求协助。

但是,这次居然出现闪失,也许认为白菜上次是虚张声势,黄衣少女不再退让。

白菜退后一步,黄衣少女前进一步,墨绿瞳孔目不转睛,仿佛两枚墨绿宝石。

“你。”

黄衣少女嗓音清脆,“看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