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医疗忍术

穹之空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当手上第一次亮起代表医疗忍术的翠绿色微光时,丁次终于长长舒了口气,弥海和卯月夕颜两人则用看怪物般的眼神盯着丁次。

所谓“天才”,标准其实很难量化,忍界几乎每隔几年都会冒出几个所谓的“天才”。但是单凭看书自学,一天之内就用出了医疗忍术的“天才”,两人听都没听说过。

此前若是有人跟她们说有人能做到这个,她们多半会认为这人连吹牛都吹得不够严谨。事实上,即便两人亲眼见证了这一幕,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让别人相信。

传说木叶三忍中的纲手姬,凭一己之力将医疗忍术的地位,提升到不亚于五行遁术的地步。但那是数十年如一日的辛苦钻研,和无数生死线上的危急手术累积起来的白色巨塔,每一块基石都无比扎实。

阳属性是公认比五行属性更难掌握的排它属性,那不是窝在一间医疗实验室里看几本书就能入门的小学算术,而是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自身细胞异常增殖,进而危及生命的阳遁查克拉性质变化。

卯月夕颜想起自己迟迟没有进展的风属性查克拉性质变化修炼,不由认真考虑起转修雷属性的可行性。

“干嘛这么看着我?”丁次发现被两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自在的抖了抖。

“喂!你这么快就学会了吗?”弥海的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

“治愈术又不是掌仙术,这有什么?”丁次毫无自觉的伸了个懒腰,准备等下找条鱼什么的试试手。

弥海张张嘴,她从小跟着精通医疗忍术的森乃伊比喜,并非没有尝试过学习一下医疗忍术。但那些复杂艰深的基础理论,直到现在她都没能完全掌握,阳属性的查克拉性质变化更是连门槛都没摸到。

丁次一天掌握治愈术要是“不算什么”的话,那她算什么?只能依赖血脉天赋的移动血包吗?

自尊心不允许弥海在这种时候自嘲或是示弱:“还不是要靠我放血……”

弥海小声嘀咕。

丁次有听到,但是决定假装没听见。毕竟在血统至上的忍界,根本由不得普通人喊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去弄条鱼练习一下。”丁次找了个借口。

卯月夕颜丢过来一个卷轴:“封印术懂吗?”

“如果你肯教的话。”丁次无奈道,他知道这代表最近几天都不能离开这里了。

没有大量成体系的文献资料支撑,死板的任务触发机制让丁次没办法在教学经历并不丰富的卯月夕颜手上拿到几个任务奖励,于是丁次的封印术修行远不像学习医疗忍术时那样顺利。

这样“普通”的丁次让弥海和卯月夕颜心态稍感平衡,殊不知丁次体内的一位租客正与丁次进行交涉:“要帮忙吗?”

“你懂封印术?”丁次站在巨大的金色鸟笼外,看着端正坐在里面的女孩。…

鞍马无我轻轻摇头:“不懂,但我可以帮你引导一下你本身就拥有能力。”

说着鞍马无我伸手扣了扣金色锁链交织构筑的地面,这是连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都要为之赞叹的封印术。

只不过现在丁次只要离开了这个封印空间,就无法动用这些锁链的力量,现在鞍马无我竟然说能帮他引导。

丁次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先把封印术的基础学明白,不然谁知道贸然引动这里的金色锁链会不会触发什么无法预知的连锁反应。

“现在不太合适,下次一定。”丁次掩饰着自己飘忽的眼神,随便鬼扯了一句赶紧闪人。不知是不是错觉,丁次觉得在那个封印空间里,似乎很难隐藏自己的情绪。

总之尽管封印术的学习进度磕磕绊绊,但从封印卷轴中解封出一条鱼来的程度,丁次还是能办到的。

治愈术不同于掌仙术,做不到精细的刺激经络,只能野蛮的强令细胞增殖。所以丁次不能像是原著中小樱学习医疗忍术时那样,维持一条脱水鱼的生命直至查克拉耗尽。他只能在鱼身上小心划开一条伤口,然后用治愈术强行将之弥合。

可怜的鱼儿没有挣扎的余地,不停弹动的鱼身上伤口快速愈合,也不知道是不是疼的。

快速弥合的创口恢复虽快却并不平整,显眼的结缔组织在鱼身上堆积出一条难看的疤痕。

如果是掌仙术,大概不会搞得这么难看吧?丁次不甚确定的反复观察着面前可怜的鱼儿。眼看着原本活蹦乱的鱼儿越来越萎靡,丁次颇为沮丧。

失败了吗?

正当丁次这样想的时候,看不过眼的弥海终于走过来,抓起鱼扔进了水缸。

鱼一入水,立刻翻身摆尾,一头扎进水缸深处不再冒头。看那灵活飘逸的姿态,根本没有半分萎靡。

丁次把视线从水缸挪到弥海脸上,无辜的眨了眨眼。

弥海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娇哼,情绪似乎好了不少。

不知是弥海血脉纯度不如香燐,还是因为年龄太小的原因,靠着弥海不时放血虽然令森乃伊比喜的伤势不再致命,一连几天却依然见不到有醒转过来的迹象。

丁次在祸害了几条大鱼后开始上手,成为治疗森乃伊比喜外伤的主力。

难看的疤痕遍布森乃伊比喜浑身上下,有些地方甚至不得不由卯月夕颜主刀切除部分组织才能完成治疗。

丁次的治愈术越发熟练,并在每日刷新的任务奖励中,渐渐拥有了向掌仙术跃进的底气。

首先遭殃的依然是那条倒霉的大鱼。

丁次这次下了狠手,在鱼腹剖开一条长长伤口,然后立刻使用掌仙术进行治疗。疯狂挣扎的大鱼给丁次的治疗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但在没有其他医疗忍者能为大鱼做术后检查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有那个条件为大鱼做一次物理麻醉。

因为判定丁次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就只有一条——鱼活着就是成功,如果死了……

很可惜丁次的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在大鱼完全失去生命前,丁次没能及时完成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