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过往

江海添鸿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俗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想得太多,必定会有一败,也许这败的就是那关键的一环。而倘若就趁着一股莽劲,抓着心中的那点灵感与坚持,纵然会失败许多次,也许下一次就一定会成功。

周文宾无疑是那位智者。

回想这三年,他每一次算计,都以成功落幕,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的底牌给盖了下去,又一次又一次的从云依依这里攫取底牌,看似聪明。

却犯了常人都会犯的错误,贪功冒进。

忘了自己本身处于绝对弱势的地位,口中说着走一步算一步,却是妄图更多,不断的做着小动作,以至于触碰到了云依依的绝对领域。

当然,他本身也是不知道,这项政令,其实是云依依推动常同天去做的。

所以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这一失,让云依依洞穿了他的心理,拿捏住了他的想法。

此时周文宾依旧坐在他的小屋之中,望着皇宫门口的那盏大灯,细密的思量着,明日如何推动出兵,好施计拿下兵权,日后不管怎么样,不至于兜底也没个着落。

“周相还请施计,明日内阁议事,五人以占其三,但那朝奉天,可不是易与之人啊?”

回过神来一看,原来周文宾此处已经是宾朋满座,都是在等他拿主意。

他与张师郎京城一个人布局不同,此时已经渐渐回归本性,享受这种万人瞩目的感觉。

“诸位不要慌,朝大人与我等一般,也不过是个凡人,有自尊,断断不会以强压我等,只要我等能说服他与韦君子即可。为此本相费劲千辛万苦打听了朝大人的生平过往,你们可知朝大人生平未发迹前是做什么的吗?”

周文宾卖了个关子,只见在场相关的人一皱眉头,这有什么关系吗?

倒是其中一人说道,“据老夫所闻,贵国朝大人以前似乎不太干净。只是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呢?难道周大人想戳其痛处,让其自乱阵脚?这……恐怕不是上策,其乃先天之境,早已堪破此种过往,到时不成,反倒是让周相难堪。”

周文宾闻言微微一笑:“此等孽缘,自然不能让朝大人低头,但若是善缘又如何?其生平为山匪,幸遇我朝李相将之招安,才能有了当日的朝督主,今日的朝尚书,位极人臣,备受天恩,李相对其可谓有着再造之恩,堪为再世父母,恐怕尔等皆不知晓。”

周文宾得意的说道,此为他千辛万苦都没得到的信息,而是阴差阳错间从别处得到了这个至关重要的信息。

“李相啊李相,你爱惜羽毛,明哲保身了一辈子,可惜没想到却生了一个不孝之子。”

周文宾心里想到,随即拍了拍手,只见门外走进来一中年人,有在位时间长一点的官员看去,顿时神情有些微妙,这中年人面目与李相相似,应该正是李相的唯一幼子,李正道。…

想到这里,众人又想起李相不知现在怎么样了,怎么自己不出现,儿子倒是先出现了,难道是又要重回大周官场了吗?

等等不一而足的思绪浮现,不由现场有些沉默。

“下官李正道,见过周相,见过诸位大人。”李正道进来后,恭敬说道。

“你是……李相之子?你的父亲怎么样了?”有人问道。

“谢这位大人关心,家父早已于三年前仙逝,家里现在是下官做主。”

李正道说道,众官员看去,这才注意到这李正道,虽然面似其父,却两腮无肉,又生两撇八字胡,看上去有种极度的违和感。

众人都是经历过风雨过来的,深谙识人与明哲保身之道,见此面相,也就不多说什么,只等周文宾揭晓答案了。

“李贤侄,你将朝奉天与你父亲的过往讲给诸位大人听听,也算是为国出力了,到时候让皇上封你一个四品知府,定是不难。”

李正道听了心里大喜,面上也是毫不掩饰:“素闻周相清名,下官这次来京屡次碰壁不止,拜访了许多旧人,都言周相贤能,是我大周朝如今的国柱,下官能助周相一臂之力,家父泉下有知,定是可以瞑目了。”

李正道说到老父亲,竟是惊动的眼眶都红了,来京里快半个月了,一直碰壁,连父亲仙逝时交代的人都靠不住,四十好几的人了,都快哭了。

说完他便从袖中掏出了一柄断刃,说出了他父亲与朝奉天当年的往事。

原来约四十年前,李正道时任云州知府的父亲,因为任上政绩卓然,便被破格提升派往甘陕地区任按察使,维护一方治安,只是刚进甘陕地区就被劫匪的盯上了,可见当时的治安之乱。

李正道的父亲当时看到凶恶的山匪,原以为当时就性命不保了,谁知道半路竟然杀出一个人来。

这人正是朝奉天,当时朝奉天还不叫朝奉天,而是叫朝问天。

朝奉天手持一柄开山刀就杀了出来,可惜当时的朝奉天功力还不深,眼看寡不敌众之时,李父拼死相救,为朝奉天挡了一刀,并抛出了防身的一把利刃。

许是生死关头刺激了朝问天的潜力,许是李父的勇气刺激了他的勇气,总之这种生死关头间,朝问天爆发了。

一柄利刃在手,硬是带着李父杀出了重围,只是那柄利刃,也断成了两截。

随后李父顺利上任,也立刻上报朝廷,联合江湖门派着手整治治安。

而因为救了李父而混不下去的朝问天也很快就被各路高手抓住,送到官府审判。

李父也是一眼认出了朝问天,心下感恩,有意救他,也是疑惑为什么朝问天会救他。

私底下一问,真相大白,原来朝奉天正是云州人氏,其父与李父是好友,当年家破人亡之时,朝问天原本也是差点被仇家逼死,可是李父当时突然上门,惊走了他的那些仇家,同时也惊走了朝问天,这才有了朝问天过后的一番机缘。…

李父当时也向他坦白,朝问天的那些仇人正是李父以前的上司,朝问天家里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不肯同流合污,他的上司也一直迟迟不肯动作。

最后李父于心不安,想要提醒朝家的时候,却已经为时已晚了,而自己也因为这件事被排挤,所谓的升迁也不过是陷阱,就是想置他于死地。

这次的行动也不过是个样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知道真相的朝问天顿时就懵了,原以为只是碰到江湖劫杀了,原来后面的一切始作俑者居然是官府中人,这叫他心里的仇恨之火,一下就被激发,熊熊燃烧了起来。

“做匪有什么好,来跟我做官吧。”李父当时对他说道。

于是朝问天当时便跟着李父的安排,随身做了一个捕快,却也从此好似洗心革面,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勤勤恳恳做着一名小捕快,只因为李父当时告诉他,做官一定要能忍,忍得住才能抓的住。

果然,第三年的时候,皇家的一位小郡主历练江湖,在李父的管辖范围之内受辱,朝廷发下文书,要严惩不贷。

只是李父知道,这只是表面文章,本不想多事,却不想到,朝问天却眼中大放光明,如今就要假戏真做。

跟李父说明了情况,顿时解开了已经尘封三年的开山刀。

一夜之间就屠尽了整个甘陕之间的山匪,一条活命都没有,可谓是冷血到了极点。

过后李父一番操作,朝廷的嘉奖令便下来了,要他回京,做一个京官。

而之后的事情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李父只将改名的朝问天带着了,并将他送进了九科。

第二年的时候,朝问天仇人的手足属下被相继莫名其妙的除掉,而他也相应的被各种削权,最后调离京城,继而被一柄开山刀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而后周文宾开始上位,一个新的即将故事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