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8章 不该恨我呀

流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魔教的政治精髓,是争吵,是打架,是相互吐口水。

鬼丫头与小七的政治精髓,与魔教的政治大同小异。

她们认识多年,当遇到分歧的时候,几乎都是通过打架斗殴来决定该听谁的。

这两个姑娘别看平时里疯疯癫癫的,其实她们比谁都聪明!从她们这些年来,一直保存着年少时在天界研制的大喷子一号样品,以及保存大喷子的图纸就可以看出,她们心中很清楚,一旦大喷子研制成功,将有划时代的意义。

都想成为这件伟大武器的缔造者,谁都不愿意放弃。

鬼丫头是天亮时回到的祖师祠堂,是中午时试的新枪。

试完枪后,她们就为了该用谁的名字命名开始扭打撕扯。

一直从中午打到天黑,从天黑又打到了清晨。

此刻二女已经不能看了。

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成为了布条,就剩下了短裤,衣裙上衣早已经破碎,甚至儿女的肚兜都被扯坏了。

不仅如此,她们的头发十分凌乱,身上都是彼此拳脚打出来的淤青。

纵然如此,她们还是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都在坚持,试图将对方击败,让对方认输。

里面打了一天一夜,外面看守祖师祠堂的苍云门弟子,却是丝毫没有察觉。

三天的竹林会议,已经结束了。

前来参加会议的那些掌门,也都三三两两的走出了竹林。

和来的时候不一样,这些掌门宗主不再是偷偷摸摸,而是光明正大的走了出来。

他们开始隐藏行踪,是怕天界那边得到消息,乘机对西域发难。

现在会都开完了,如果天界那边还没有得到消息,那天界二帝可就太没用了。

从这三天,天人六部没有任何异常调动来看,二帝并不想在此刻对西域动手。

许多掌门都前往轮回峰做客,路过竹林外祖师祠堂的时候,都忍不住看了几眼这座古老的大屋。

这些人都知道,这座大屋,就是苍云门的禁地。

本来还有些人想进去参拜一下苍云门的历代祖师,却被挡在外面的苍云弟子婉拒了。

这些人是客人,所谓客随主便,既然苍云门不愿意将祖师祠堂对外开放,而是选择了大门紧闭,这些外派掌门,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换做是自己,也不可能将自家的祖师祠堂打开让外人进去的。

不过纵然如此,还是有不少正魔门派的宗主长老,站在祖师祠堂前面的那条青石小道上指指点点,谈论着这座位于荒郊野外的大屋子。

这三天的商谈,关于两个议题的大方向已经定下来了。

关于应对浩劫,人间修真界采取了叶小川的战略部署,让出天山与昆仑,在天域山与秦岭南部一线,构筑第二道防线,最近他们就会在天域山修建驻地。

关于应对盘古族,则是采纳了空元大师的意见,以修真联盟的名义,向整个人间发布通告檄文,让留在地表的所有盘古族人,在限定的时间里,撤出人间返回忘情海。

不过,这几天的商议,只是形成了一个大致的方向,至于具体细节,以及如何执行,这还需要商议。

接下来就不需要这么多掌门宗主在此了,只需要一些大门派的宗主在这里开几个小会议即可。

叶小川随着大部队,走出了竹林幻境。

三天前是从西北方向进入轮回峰的,没有经过祖师祠堂门口,此刻从大门口路过,看到那座古老沧桑的大屋,这让叶小川心中有些感慨。

这和前不久和阿赤瞳来到这里不同,那次是偷偷摸摸来的,这次是光明正大来到这里,给叶小川的感受更加的强烈。

看到叶小川从竹林里出来,附近留守的那些苍云弟子,都是表情古怪。

这群看守在竹林外围与祖师祠堂外面的苍云弟子,多是年轻高手,而这批年轻高手,几乎都是和叶小川一起长大的,而且很多人都是当年支持叶小川与古剑池夺嫡的。

如今再次看到重回故地,而且双鬓的头发也变白了,身上有一种与他年纪不相符的成熟,这让曾经叶小川的那些朋友,心中都感到一些忧伤。

叶小川与醉道人并肩走着,杨十九如跟屁虫一般跟在后面。

再往后面,则是鬼玄宗的那三十多位长老供奉。

这一大群人在经过祖师祠堂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朱长水站在祠堂门口,他想要和叶小川打招呼,却被身边一位身材高挑,身材白皙的美丽仙子给制止了。

这个美的不像样子的仙子,正是刘童。

刘童与朱长水已经完婚,现在的刘童梳着妇人的发髻。

别看刘童整天文文弱弱的,她属于内秀的那样,她的智慧与心智,可比朱长水高多了,这些年将朱长水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现在的叶小川,已经不是当年的叶小川。

如果朱长水还用当年对待叶老大的态度对待叶小川,以后是没法在苍云门混下去的。

朱长水是叶小川的好兄弟,当年她与杜纯,顾盼儿,杨十九,宁香若,赵无极等人,都是叶小川最坚定的追随者。

随着叶小川的叛出苍云,这十年来,当年支持他夺嫡的这些好友,也被苍云门冷藏了,坐了长达十年的冷板凳。

如今浩劫降临,这批苍云门的年轻高手,这才被重新启用。

叶小川也看到了朱长水,同样看到了刘童在朱长水的身后拉着他的胳膊。

叶小川心中暗暗一叹。

终究是物是人非了。

他和这些朋友,都回不去了。

他还真怕刚才朱长水出来和他打招呼,自己倒没什么,肯定会影响到朱长水的。

当叶小川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刘童的时候,却发现刘童的眼神似乎神古怪。

似仇恨,似嘲讽,又似无奈。

叶茶能看穿人心,他开口道:“小子,那位貌美的白娘子,似乎和你有仇啊。

你是睡了她之后将她一脚踹了吗?”

叶小川也很奇怪,道:“我和刘童没什么恩怨。”

叶天赐跳出来,道:“没什么恩怨?

你还真说得出口啊,你忘记刘胖子是怎么死的了吗?”

“刘胖子?

刘全武……刘童的哥哥……”叶小川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五短身材的黧黑胖子。

叶小川道:“刘全武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他当年被千面门易容代替,暗中潜伏在苍云。

在这件事上,刘童不应该恨我,而是应该感激我,帮她找出了杀还兄长的凶手,为她报了仇。”